代真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代真小說 > 都市 > 天尊都市重生 > 第15章 我在練金剛不壞神功

天尊都市重生 第15章 我在練金剛不壞神功

作者:君有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0

-

晚飯後胡玲去幫奶奶洗碗,楊明東一個人來到一樓的書房。

這裡也是胡玲當年上學時學習的地方,書架都是胡玲從小到大的課本和習題冊。

書櫃的對麵牆上胡玲的獎狀和榮譽證書,甚至連幼兒園的“乖寶寶”獎狀都被奶奶儲存得好好,收拾的整整齊齊。

楊明東關上房門開始乾活,抱起胡玲放在桌上的壯骨粉,仰頭開始往嘴倒,楊明東的嘴像是接著無底洞一般,一整罐的壯骨粉就這麼三下五除二地進去。

一整罐壯骨粉下肚,楊明東明白了一個道理,與沖泡相比,單吃不僅口感差,而且容易噎著。

楊明東緩了好大一會兒才又抱起另一罐開始重蹈覆轍。

這一次就冇有第一罐順暢了,實在太乾了。

楊明東中途忍不住乾咳好幾次,噴出了一陣陣壯骨粉塵霧。

儘管過程並不絲滑,最終還是把第二罐灌進了肚子,楊明東再也忍不住了,連忙轉身拉開門,衝向客廳找水喝。

正巧胡玲擦著手走了進來,見楊明東滿嘴的壯骨粉粉末,一臉焦急的樣子,不由的問道:“你在乾嘛?”

楊明東指了指桌上的茶水,噎著嗓子說:“水水水……”

胡玲連忙端起水杯遞了過去。

咚咚咕咚幾口喝了下去,楊明東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張嘴打了個水嗝。

“嗝~呃舒服了舒服了,乾死我了,下次提前帶杯水沖沖。”“你乾吃壯骨粉?”胡玲眉頭微挑,詫異的問道。

楊明東點了點頭:“你一杯一杯地倒,不光麻煩還慢,直接灌多乾淨利落。”

“吃了多少?”

“兩罐。”

“兩罐?”胡玲聽到這話忍不住吐槽道:“那不噎你噎誰。”

嘴上吐槽著卻一邊說著一邊又給楊明東倒了一杯水遞了過去。

楊明東仰頭喝完,放下水杯,出聲道:“咱們去祖槐那邊散散步吧。”

“你怎麼對祖槐這麼感興趣?”胡玲奇怪地問道。

楊明東心道,玲姐你要是知道祖槐能夠幫助我的腿恢複得更快恐怕要直接把我綁在樹上不讓下來了。

嘴上卻說道:“那麼壯觀的祖槐,肯定都有了靈了,我要多去沾沾靈氣。”

晚上的祖槐下可要比白天熱鬨得多。

子上班的、做生意的、上學的,男女老少吃過晚飯都會到祖槐樹下下吹吹風,聊聊天。

楊明東讓胡玲把自己推到一塊空地,自己去找朋友玩,回頭再來找自己。

但是胡玲說什麼也不放心留楊明東一個人在這。

胡玲的兩個小姐妹索性直接圍了過來。

兩人打量了楊明東一眼之後便開始圍在一塊兒說著悄悄話。

楊明東一邊運轉著鍛骨訣吸收著木之精氣開始煉化壯骨粉,一邊好奇地偷聽著三人的悄悄話。

這要是讓師傅看到了指定給楊明東一個暴栗,是真不怕走火入魔呀。

“玲玲,這就是你說的楊家那個四少爺嘛?看著蠻俊的嘛?”身材高挑的胡靜怡說道。

“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這麼多年都冇有好轉,恐怕要坐一輩子輪椅了。”一頭短髮的邢璐璐也開口說道。

“那有什麼。”胡靜怡一副不以為然的語氣說道:“四少爺年輕又帥氣,坐輪椅又怎麼樣。”

“可是連被窩都不能暖哎。”邢璐璐不無遺憾地說道:“難道要玲玲給他暖被窩嘛?”

“那有什麼,往年貴族家的少爺不都是娶媳婦兒暖被窩的嘛。”胡靜怡解釋道。

邢璐璐一臉原來如此的樣子問道:“玲玲,你願意給四少暖被窩嘛?”

胡玲在一旁聽著兩人低聲的交談一直冇有插話,可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兒,好嘛這兩個小蹄子一唱一和擱這兒調戲自己編排自己呢。

“兩個小浪蹄子,聽你倆的意思很感興趣嘛,我給你倆安排呀。”

說著胡玲雙手齊出,如潛龍出水,直擊兩人腋下,兩人正因調笑胡玲得手,捂著嘴咯咯咯地笑著,一時不察,被胡玲得了手。

待反應過來,笑著往一旁躲去,胡玲哪裡會輕易放過兩人,乘勝追擊跟了上去。

楊明東見三人親密的模樣,也忍不住咧嘴直笑。

三個姑娘笑鬨著離開這邊,楊明東索性專心運轉其鍛骨訣,一股股能量遊走於四肢百骸,強化著楊明東的身體。

也隻有在這個時候楊明東方纔能感覺到自己還是有雙腿的。

約莫用了半個多小時,楊明東便已經將兩罐壯骨粉煉化完畢。

能量全都強化在了血肉之中,待晚上繼續冥想,讓筋骨血肉更好地吸收。

楊明東睜開雙眼,緩緩吐出一口濁氣,卻突然發現眼前不知何時站著一名青年男子。

男子正奇怪地打量著楊明東,見對方睜開了眼睛,不由開口問道:“你在乾什麼?”

“我在練功。”楊明東實話實說。

“練功?練什麼功?”男子眉頭抖了抖繼續問道。

“嗯…金剛不壞神功。”楊明東想了想認真地說道。

“……”男子一臉無語。

“我說的都是真的。”楊明東見狀又認真地解釋道。

雖然楊明東修煉的是鍛骨訣,但是與金剛不壞神功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煉體,所以說楊明東說的四捨五入確實是真話。

男子顯然不想繼續聽楊明東“胡說八道”,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嚴栩,胡玲的發小。”

楊明東也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楊明東,胡玲的病人。”

“你倆就隻是病人和護理的關係?”

楊明東有些納悶,你這忽然有些開心是怎麼回事兒?

轉念一想便明白了此中的緣由,笑了笑說道:“當然不是。”

“那你們還有什麼關係?”嚴栩盯著楊明東的眼睛問道。

“就你想得那種關係。”楊明東回道。

嚴栩聞言皺起了眉頭:“可你是個殘廢,想讓她一輩子什麼都不乾就推著你嘛?”

楊明東微笑著看著對方:“你喜歡他?”

嚴栩瞬間臉色一窘,卻也冇有答話。

“從來冇有說過?我從來冇有聽他提起過,村子裡有人追她。”楊明東接著說道。

一時間嚴栩的臉上又有些沮喪,楊明東的幾句話便讓對方臉色變換不斷。

“聽你說你倆是發小,和玲玲從小就認識?”

“我們什麼情況和你有什麼關係,現在是我在問你,你就這樣將玲玲拴在你的身邊,對她來說是不公平的。”青年有些氣惱地說道。

楊明東卻繼續說道:“你們認識這麼多年,你對她的感情冇能給你說出口的勇氣,換個人吧。”

“你….”年輕人氣結。

但是楊明東的話卻又說到了他的心坎裡。

他也不由地有些懷疑這麼多年他自己都冇有勇氣說出口,是否這段感情真的和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深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